从微信红包的火爆到MICE市场的充分竞争

韩泽 T-MICE联合创始人


2015年春节微信红包大热。除夕全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除夕20:00至初一00:48,春晚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今年手机红包的火爆也催生了一句流行语:“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和你在一起,你却在抢红包。”新华社甚至撰文批评道手机红包把春节给毁了:“无论多么抢眼的红包,也难以换来亲人温馨的笑脸。”笔者倒是认为手机红包仅仅是一种表达祝福的新方式,是用手机给同事朋友发送一份心意和好运,还是沉浸于红包游戏中无法自拔,在于手机后面那个人的选择。埋头“摇红包”可能会怠慢了难得见面的亲属,甚至引来父母的一两句嗔怪,但“你摇到红包了吗”也成为今年春节亲友聚会中频率最高、最无压力的话题。红包无罪,它让我们对2015年这个爆竹声渐悄的春节多了一份记忆。

马云比喻2014年的微信红包是“偷袭珍珠港”,腾讯内部说2015年的微信红包是“诺曼底登陆”,就像曾经的快的、滴滴大战,微信红包的战略意图在于和支付宝争夺移动支付入口。支付宝凭借淘宝的巨大用户群稳坐移动支付的老大,但微信巧用春节的时机,运用“红包”产品让大量的用户绑定了银行卡,给支付宝带来了不小的压力。科技公司间的竞争,即使有领先的技术、巨大的用户群,还是有被短时间内超越的可能。即便企业在某一领域拥有垄断地位,但说不准哪一天这个领域就会被新兴业态完全颠覆。当下的中国会奖行业没有垄断者,这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在这样一个市场中,技术方面的创新无法带来高毛利率,也不能完全替代行业本身对于人工的重度依赖,能实现的仅是增加服务附加价值,或者是作为迅速占领市场的一种实验性手段(还没有被证明,某一种技术可以成功换取市场)。同时因为没有任何技术上的壁垒,会奖行业中的操作系统、平台、合规系统等很容易被复制、被模仿。单纯以技术为导向的先入者优势在多层次、跨领域的会展市场中表现得并不明显。

我们常说一家公司的基因决定了它可以做什么事情、做好什么事情。互联网公司基因的OTA可以做平台、做渠道,而旅行社、会奖公司擅长做的是服务和产品。我对于“基因”的理解是对于某一领域的透彻把握和规律性认识,这种对于行业规律透彻把握也恰恰是技术创新灵感的来源。会奖旅游定制化程度高、需求多样化、细分领域多而杂,所以单一的平台模式并不适用。无论是搭建整合内部资源的ERP,还是抓大需求做的活动管理系统都要从各企业自身的基因出发,围绕自身业务特点构建,不要追求大而全,更别奢望能放之四海而皆准。会奖行业现阶段的技术创新水平,不可能把一家企业变为行业领导者,但如果技术创新能聚焦并持续,那么就会领先竞争对手一步。在这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中,这聚焦和持续也许就是令竞争对手无法超越的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