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之目睹会议圈

Tony Zhang 会小二高级总监


记得20年前,火车以每小时80~90公里的速度爬行,北京到上海还得坐硬卧,咣当10多个小时才到。那时的我刚刚成为一名酒店销售,那些年,北京的好酒店不多,够档次的会场屈指可数,能在大酒店开会的客户大多都是政府机构或外企。会议形式也不多,主席台上一排坐,主席台下排排坐,领导挨个讲话,下面准时鼓掌。

记得10年前,火车提速了,每小时140公里,北京到上海夕发朝至,软卧也开始普及。上了火车睡个觉,第二天早晨就到了。我进了一个知名的大型外资酒店集团做集团销售,经常带各地酒店的销售组队去拜访各大公司、大旅行社,偶尔还可以进个外交部或商务部这样的政府机构。拜访客户时,我们一队人都穿黑西服,排着队,懂行的都知道这是酒店销售来了,不懂行的还以为港片里的黑社会进京了呢。那时,酒店也多了,会场也多了,但会更多。选会场不光是为了开会,还要提供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受到邀请的客人一听要坐下开会就皱眉。主办单位的公关经理赶紧陪笑:“就开半天会,走走形式,拍张照留念,还抽大奖,有一半时间在抽奖,您就瞧好吧!

再后来,火车再次提速,每小时350公里,北京到上海坐高铁5个多小时就能到达。我进入了一家世界上领先的差旅管理公司,服务的客户大部分是世界500强的跨国企业。这时开会已经不是为了开会了,变成了大家沟通潜规则的场所。找会场也是怎么奢侈怎么来了,百万、千万花费的会议屡见不鲜。

再再后来,2013年年中葛兰素史克东窗事发,其高管集体到栏杆后开会了。习主席开始打老虎拍苍蝇,随着社会上廉洁正气的兴起,一个没人打理的客户群体开始受到关注,这就是中国本土的民营企业,随着他们的成长,其原生的业务需求坚定而快速地成长起来。他们开始渗入一线大城市的市场,他们在开会,而且越来越多地开大会。

民企不好做是PCO的共识。“散、乱、滑”是民企客户的共性,“散”指的是民企众多,如何高效地找到他们并不容易。“乱”指的是民企管理并不成熟,没有固定人员或机构负责会议活动的组织安排。“滑”指的是民企非常计较价格,可能因为几百元而跳单,像鱼一样十分滑手,捉不住。

中国市场是世界第二大市场,而且大家都相信它很快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那么,这个市场中土生土长的民企之中也必然涌现出一批、一大批世界级的大企业。服务于这些未来的世界500强企业,将是一个大产业,也是一个大趋势。雷军雷布斯说过,站在台风口上,猪也能飞上天。PCO的朋友们,让我们找准风口,顺势而为,趁势而上,成为MICE新纪元的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