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MICE行业的“供给侧改革”


楚有才
MICE行业人士


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作为新年的第一期文章该写些啥呢?我忽然想起了去年年末,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1次会议上强调,要“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上也说,“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因此,我敢断言2016年势必是“供给侧改革”实施的元年。

什么是供给侧改革?其实就是通过简政放权、减少行政干预、放松管制,释放经济发展的内在活力。为什么此时提出供给侧改革?那是因为以往百试不爽的“投资、消费、净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已然“失灵”。另一方面,中国社会阶层已然固化,资源垄断严重,既有存量格局坚如磐石,而似乎互联网创业是留给寒门子弟的唯一一条生路。而整个2015年的“互联网+”也没有加出什么显著的经济增长和社会价值。在此背景下,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迫在眉睫,需要另辟蹊径,通过做大“增量”带来二次改革开放。

供给侧改革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需要对以往的投资禁区进行放松管制,需要对民企和国企一视同仁,需要有诚意的斩断看得见的手对经济的干预,如此才能创造安心、公平、自由的营商环境。在我们的MICE行业其实已经面临同样严重的问题,比如,国有资产垄断着大中型会展场地资源,但是总体而言经营效率低下;各地政府不惜投入重金“办展引会”,追求规模大的展览和国际会议,但带来的却是不公平的竞争;名义上我们享受如此多的“自由”,但是为什么连起一个公司名字都这么难?中外合作办一个学术会议也要审批?成立一个什么组织也要有一个上级主管部门?这么多不能搞,这么多不公平、不自由,您说MICE行业能够正常发展吗?

改革开放近40年来的改革红利已经释放完毕,我双手拥护党中央、中央政府的“供给侧改革”,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供给侧改革”是真正地有勇气地打破既有格局,放松管制,制定明确的会议活动领域的“负面清单”,胆子大一些,释放更多的MICE发展空间,彻底废除过多的行业发展限制,如此当引来MICE行业增量改革的空间。

几千年的政治文化基因留下的是“父爱式”的管理,而如今,我们的政府理应有足够的胸襟和自信还民间以活动的自由、会议的自由、民间社团的自由、公平竞争的自由……如此,才是真正意义上MICE行业的“供给侧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