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声依旧专栏】奇文启示录(下)


王涛
北京美思威仕会展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好了,发了这么多牢骚,似乎该说点正能量的话了。

其实像叶国富这样的二把刀并不是少数,他们或靠挖矿或靠倒卖地皮或靠批发涤纶裤衩毛线袜子发了点财就开始到处折腾,旅游业是最软的柿子,所以来捏的人最多。可到最后,这个行业毫发无损,倒是这些企图颠覆这个行业的人,基本都四脚朝了天。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行业门槛虽低,但其实是最讲究深耕细作脚踏实地的,任何想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人到最后都是没打着狐狸还弄了身骚。不是吗? 除了苟延残喘的途牛和同程,携程几乎都一统中国在线旅游的天下了,可哪家旅行社因为这个倒掉了呢?恐怕没有。倒是有很多不明所以的愣头青揣着银子进场猛砸,想把水搅浑趁机摸几条鱼走,结果只捞了几根干树枝。

这就是旅游行业的魅力所在,它有它自己运行的规律,不因任何人而改变,你见与不见,懂与不懂,它就在那,不悲不喜,不来不去。

所以每当我看到那些被资本吓尿了裤子,到处煽动“赶紧转型,不转型必死”之类末日言论的同行,真是不知如何抚慰他们那颗玻璃心。

美国做过一个试验,医生把即将要被执行死刑的死刑犯搞到试验室,把他的头用黑布套蒙住对他说,现在要在你的胳膊上开刀,其实只是用一根木棒在死刑犯的胳膊上狠狠的划一下,似乎很疼但是并没有淌血。可是医生却用一根水管接到水龙头上,让水慢慢的滴出来,滴到一个搪瓷盆里,如果不看仅是听,很像是血滴到盆里声音一样。而且还开始滴的稍快一些,然后渐渐慢下来,直到没有声音。这个过程里死刑犯一动也不动,开始还呼吸急促,到后来就慢慢听不到他的呼吸了。当所有模仿滴血的声音结束后,试验也结束了,再把死刑犯的头罩拿下来,结果就发现死刑犯已经死了,被吓死了。

6月23日,某旅游媒体发消息证实“ 淘在路上” 停止运营,开始进行债务整理及清偿工作。该公司还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淘在路上自2011年成立以来,凭借领先的商业模式、卓越的服务能力,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本地旅行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累计服务了数千万的旅游爱好者。遗憾的是受到资本寒冬影响,公司经营陷入困境,即日起暂停淘在路上电商业务。”

可我有点不明白,一个有着领先商业模式、卓越服务能力,还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Bla Bla的电商平台,怎么就突然破产清盘了呢?我们看到的想进入旅游行业捞金的资本都像挤在早高峰的三伏天北京地铁十号线一样被热出痱子了哪来的寒冬呢?

都清盘了还不承认自己对这个行业缺乏应有的了解和尊重,你把自己的商业模式吹的越棒,越反证了自己的无能,不如静下心来真正反思审视自己的初心为何?

太多的OTA以为只要烧钱就能烧出未来,最后却把自己变成了烧味。又有多少痛点根本就是伪痛点,先把自己胳膊掐紫了然后告诉资本我有特效药能治病?这个社会最大的痛点是全民都缺钱,都想白占便宜,你怎么解决这个痛点?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行业,请保持住对它的敬畏,当然,一个电商倒下,还会有无数个所谓创新的颠覆的要把旅游行业爆菊的电商奋不顾身的冲上来,这没有什么,对于这个行业来说,他们只是一个个过客。

最后一点,不知道哪位泰山北斗把旅游六要素定为:吃、住、行、游、购、娱,并且在各个大院校十数载日以继夜的广为传播,这种以满足低级生理需求为终极目标的做法实在令人遗憾。旅游是一种高级的精神活动,满足的是人“形而上”的需求,以后如有机会一定要专门针对这个深入的解剖。

* 以上言论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