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声依旧专栏】奇文启示录(中)


王涛 北京美思威仕会展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上回说到不尊重常识是旅游业的通病之一,这次接着再说第二点。

这个行业的人特别容易被蝇头小利收买,最后的结局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最经典的江湖传说就是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刚开放的时候,某位日本客人冲进琉璃厂某个画廊一手扶墙一手紧忙地高声叫喊:“这面墙的,画的,都是我的干活!”最后就是客人买了一墙来路不明的字画而司机导游赚得满钵满盆,大家皆大欢喜。然而真的皆大欢喜吗?这行业的祖师爷不应该是徐霞客吗?可什么时候都变成了张秉贵的亲传弟子了呢?

回想当年,就凭国家对这个行业的各种政策保护和扶持,如果不是几大巨头(其实主要就是那三大)从上到下忙着让客人双手扶墙,哪有后来的携程艺龙等OTA半点出头的机会呢?人家看到的是广大消费者真实的刚需和整个行业无限的可能性,而干这行的人,眼睛只盯着柜台下面藏着的那半叠钞票。

当然各行各业都有贪婪的人并非旅行社行业所独有,但像这个行业做得这么卑微的真的不多见。再比如近来某家以自称中国的Cvent 闻名的公司,以免息贷款为招牌吸引大批实力不济甚至有些很有实力的DMC、PCO以及各种C各种O,通过其建立的资金平台走账。政策层面的事我真是不敢胡说八道,但自家的财务数据和客户资料从此像钢管舞娘一样在资本面前劈叉挺胸裸奔起舞,这样真的好吗?由此得到的好处真的有那么大吗?我不知道,也许我是乡下人。我只知道,如果有人跟你说“兄弟,我这辈子赶着投胎就是来报答你的”,你最好先扇自己俩嘴巴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作为实质上的服务中介机构本身一没房二没地,靠的就是这点客户服务经验和运营数据,但为了缓解资金的压力把自己的商业机密双手奉上,这和早年间把自己祖传的物件押到当铺有啥区别呢?

如今的中国,资本的身影已经渗透到了每一个你能看到的角落,旅行社自然不能幸免。过去有句老话,叫“困难像弹簧,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如果把这句话套到资本头上一样适用,但稍加改良可以表达得更准确。那就是,在你与资本之间,如果你拿自己当嫖客(当然你要有当嫖客的实力),资本就是婊子;如果你拿自己当婊子,资本就是嫖客。但这个行业大多数人拿自己当什么呢?听说MICE China出版人钟老板准备要二胎了,为了不让他端饭碗的手哆嗦,我还是闭嘴不喷了。

每期调侃一下大卫钟似乎成了这个专栏的标配,本该心生惭愧,但又想到这除了显示本人确实才疏学浅胸无点墨之外,也从侧面衬托了大卫钟宽厚待人胸怀宽广的高品格高人格高逼格三高形象,也没啥可不好意思的,如此自黑成人之美,若非真爱谁人愿为?下期再会。

* 以上言论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