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E活动中的穆斯林


陈松镇
国旅集团上海有限公司商旅服务分公司总经理


当来自斯里兰卡的A君通过关系找到我,提出想在上海搞一个100多人的MICE活动时,我懵了。平心而论,我对斯里兰卡了解甚少,脑海中的印象是大象、红茶、贫穷与落后……

A君介绍说他们是美国友邦公司在斯里兰卡的分公司,每年都会组织业绩优秀的员工到海外开表彰大会并奖励旅游。获悉我在上海MICE同行中号称“老法师”,特通过新加坡旅游局朋友介绍才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接待他们的团队并提出了以下几点基本要求:

1.此团全部是穆斯林,要住挂牌5星级酒店,客房墙上必须有面对麦加圣地的标记;

2.由于穆斯林不吃猪肉,必须为此团提供单独餐厅;

3.按VIP团队规格接待,全程警车开道。

A君让我务必在第二天上午答复他,我立刻打电话向新加坡同行请教,同行告诉我房间墙上朝圣标记不会破坏房间结构,只要预先做好朝圣标记贴在墙上,团队离开时取下就行了。

我心里有底了,找到了一家面对黄浦江的挂牌5星级酒店,由于我们在该酒店搞过许多MICE活动,酒店答应把5楼欧洲厅包下来作为此穆斯林团队的专用餐厅。我很快就把情况向A君通报了,他提出的1、2两项已经全部OK了,第3项全程警车开道我建议改为接送机警车开道,一则可省下费用,另则警车进市区也不方便。A君对我回复的建议很满意,一周后团队的50%定金已经汇到我公司账户上。

一切都按照行程计划中的要求来操作,A君及助手提前一天赶到上海,用了不到2小时时间就把所有房间都布置好了。

第二天下午,当我得知4辆巴士在警车开道下还有10分钟到酒店的时候,马上通知酒店大门外的欢迎团队,客人的巴士缓缓抵达酒店门口,礼仪小姐为客人献上花环,摄影师为客人拍照,A君及助手为客人准备了房间钥匙。

当天晚宴为自助餐及文艺演出,我请了上海民族乐团的演员,还请了川籍变脸表演,把客人看得目瞪口呆。演出结束后当我方宣布可以开始享用自助餐时,全场没有一个人起身去拿自助餐,原来老大不先取食品其他人是不可以起身的。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穆斯林的规矩,可见老大在穆斯林人群中至高无上的威望。

第二天的会议及第三天的奖励旅游都进行得很顺利,而第三天的颁奖晚宴是这次行程的高潮,晚宴安排在上海威斯汀大酒店。我们请来了新疆民族歌舞团到现场助兴,当女演员在舞台上劲舞时,掌声及欢呼声此起彼伏。

当天深夜,A君打电话给我,问明天能不能亲自开车送老大去机场,他说按照穆斯林的礼仪作为东道主的总经理如能亲自开车送老板表示对他们的最大尊重,我欣然接受。

老大在机场与我分手时表示对这次行程安排很满意,以后还会组织更多的客人来。可惜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现在100多人的穆斯林团队要获得中国签证几乎是不可能了。

穆斯林团队送走了,留下了可观的利润同时我也在深思:其实搞定穆斯林团队并不难,只要搞定两个人就行——一个是A君、一个是老大。